和仓鼠一起歌唱♪
https://www.pixiv.net/member.php?id=4035053

【灵能】年纪轻轻的小伙子,可不能随随便便就脱裤子!

错过七夕了,只好祝大家新学期开心顺利。

我就是喜欢这种烂梗hhhhhhh我真是坏人!

懈怠太久,O不OOC的……大家多包涵【抱拳


这是非常清爽的一天。

并不怎么和煦的风从远处的山脉吹来,带着些许秋天的凉意向远方奔涌而去了。在盐中学的天台上,年二十八岁的灵幻新隆先生正和他的恋人难分难解地扭打成一团。芹泽克也远远地望着那两道纠缠在一起的身影,痛苦地低下了头。他身心俱疲地倚靠在防护网上,望着天空中匆匆向南流去的云彩,长长地叹了一口气。

“芹泽先生……”站在他身边的影山茂夫欲言又止。

芹泽用手背抹去了自己眼角的一点泪花,冲着茂夫挤出了一个无比难看的笑容。

“听着,茂夫。”芹泽...

华儿没了,就假装自己在饮晶珠凉。

华儿很傻很熊,终究还是好孩子。华儿抱抱,异儿抱抱,aa给你们写金缕曲。


想朝朝暮暮。推金樽、烧尽红烛,不休歌舞。挑灯照阶下冷雨,忍顾青苔无数。梦几回、公子王都。金玉环珮声泠泠,谈笑间、音容总如故。自惊心,恨如许。权名相争几沉浮。最难解、情关怎渡,人间别苦。纵千行泪抛无处,徒添华发数缕。消永夜、按弦不语。瀚海苍茫留不住,空凭栏、问世间谁与。西风渺,吹月去。


【金光】被雁王埋伏时应当做什么

狷螭狂x北冥华,总之是乱来wwwwww了一通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发了三十六雨和p站,地址不放了,放了也是个屏的结局,有兴趣请自己找找,麻烦了。【↓评,我不信了我】

p站主页放介绍了,实在不行私信我吧。

为什么会屏蔽我超链接呢?随便吧,我没脾气了。

怎么来都一样,我上lof黑名单儿了吧?【笑


【举手】有个关于开车的问题

希望小哆啦们救救我,呜呜。


lof的话,如果发在子博客,设密码+禁止站内站外搜索,还会被屏蔽吗?

微博首页没有在lof发文的朋友,p站上随便发点东西都吞我16次,我很无助了。

还是说只有长微博生成图片好使,可素长微博的字会不会太小了啊……


我没有要开车,我不开车lof都怼我,唉。

其实我想开车,就是技术很差

【灵能】致我隔壁兄弟的一封信

北京太热了。

520快乐!


住在我隔壁的大兄弟:

       你好!

       我是你素未谋面的邻居,我租房,还单身,今天很唐突地给你写了这封信,先给你说声对不起。

       但是我真的不能再忍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人生在世九十年,谁没有犯过错呢?”我这样安慰自己。然而我昨天犯下的错误...

【灵能】在庭院中

我没有忘记茂灵,师徒情深向。

前几天下雪了,真好,赶一赶冬天的小尾巴。

可以当做是【这一篇】的后续,我暗搓搓地想了很久。


下雪了。

茂夫拽了拽自己的围巾,快步走进了庭院里。

他向寒冷的空气里呼出了一口气,于是他的面前立刻升腾起一片小小的白雾。这点儿水汽很快就消散了,它完美地和落雪融合在一起,化入遥远的、白茫茫的大地。茂夫的视线越过了栏杆和围墙,飘荡到广阔的原野上。那些光秃秃的树木,积雪让它们乌黑粗壮的枝干显得纤细而柔弱,看不出来是橡树还是山毛榉。

这里的冬天通常下雨,天空总是阴沉。海水灰暗,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平静,宽厚如老鲸鱼的脊背,偶尔翻腾起白色的浪花,也很快散作泡沫了...

~一次发生在网络聊天室里的水枪战争~part 2


part 1


就不要奢求太多。

为Lofter祖宗和Pixiv祖宗唱一首过火。

错的是我。

~一次发生在网络聊天室里的水枪战争~part 1


或许只能这样发图了。

我试过用文本投投p站,已经八次了,连续失败八次了。

为什么这么难。

CP混乱,酒窝灵有,还不行的话我就放删减版。

Lofter祖宗,您看行吗?

自我放飞之后,每天都很快乐。

高中真好,想回去上高中。

我写点什么都觉得自己是日常OOC,大概要开始鹰蛇和湿毗,不打cp tag了。

一个特别的日子,差点忘了,毗老师我请您和战神小哥哥吃奶油好不好哇!


“你是不是把那事儿说出去了?!”

婆苏吉撸胳膊挽袖子,举起了迦叶波的一只老拖鞋。

“卧槽,卧槽!”迦楼罗吓得扔了手机,“有话好说,你先把爹的拖鞋放下。”

婆苏吉挥舞着拖鞋冲了上去,把双手护头的迦楼罗骑在身下:“说!你是不是把那事儿说出去了?!”

“哪事儿呀我靠!”

“就那事儿!你少跟我装傻!”婆苏吉用老拖鞋抵住了迦楼罗的下巴,“早知道我当时就该打死你!”

迦楼罗立刻心...

真的太好玩了。


舍沙是个很各的人。

前回说到迦楼罗哥哥多,那相对来说舍沙弟弟也多,烦心事儿更多。作为家里最早出生的孩子,舍沙懂事儿也特别早。说起来都是迫不得已,小时候吃饭,家里一条长桌,舍沙在这头,弟弟们沿着桌边坐成一排,直到看不见的那头。舍沙围着围嘴儿,一边嚼着自己妈喂过来的饭,一边看着妈给弟弟们喂饭的身影渐行渐远。情况往往是舍沙一口饭下肚,妈才喂了三个弟弟。于是舍沙学会了自己吃饭。由此及彼,舍沙学会了自己上厕所,学会了自己睡觉,学会了自己洗自己的臭袜子。

长大后的舍沙和他爸迦叶波一起看奎师那大讲堂,不和婆苏吉他们蹲点动画片。小时候他搞不懂为什么他在自己吃饭的时候婆苏吉在吃脚,...

1 / 2

© a蹬腿儿 | Powered by LOFTER